关闭

[快穿]女配是只吸血鬼 第31章 (五)女王陛下不要啊

书名:[快穿]女配是只吸血鬼  作者:素衣音尘  手机阅读 章节错误提交

  `p`*wxc`p``p`*wxc`p`  在床笫之间,很多男人往往对“被压”有极高的容忍度,女人骑在他们头上,非但并不让他们觉得尊严与权威受到了挑战,反而感受到一种别样的情趣。

  在内心隐秘的某处,每个男人都渴望被征服。

  而对蓝斯来说,未经人事的女王陛下,此时此刻即使拿着皮鞭和蜡烛,也不过是一只勇敢挑战大灰狼的小白兔而已。

  大灰狼喜欢先欣赏小白兔的表演后,然后慢慢决定接下来是吃还是不吃。

  “陛下,没有经过训练,这些东西可不是好玩的,有些危险呢。”蓝斯双手被铐住,手铐长长的锁链连到铁笼的栏杆底座,一时找不到钥匙,他干脆半倚在笼子的栏杆边上,湛蓝的眼眸中隐隐露出笑意:“陛下有兴趣了解,改日我可以教您,不过今天很晚了,您应该赶紧回宫。”

  “上一次舞会的时候,我看见你好像不太高兴的样子,还打了人。”

  女王并没有回答他的话,养尊处优的白嫩双手在黑色的皮鞭上细细摩挲,随即带着探究的神情看向蓝斯腰间的黑鞭:“我记得就是这根鞭子吧,你总是带它在身边,拿来教训人吗?”

  蓝斯淡淡道:“那些可悲的、没有能力和地位的家伙,天赋本来已经不足,后天却还不好好努力,抽他们几鞭,只是给他们一个教训而已。”

  “就像这样?”

  “啪!”

  一声脆响在卧室安静的小隔间里响起,长鞭划过,来自东方的上好丝绸发出撕裂的轻微声响,由之裸/露出来的白皙胸膛上,一道浅浅的红痕浮现。

  “啪!”

  又是一鞭下来,特制的皮鞭,抽上去啪啪直响,看起来道道红痕十分显眼,但是并不痛,也不会流血,这些痕迹第二天就会消失。

  蓝斯向来懂得如何在不玩坏女人身体的基础上,获得最大的施/虐快/感——只是他没有想到竟然有一天,有个女人会将这些他引以为傲的“藏品”,一样样回报到他身上。

  并且他还不能命令卫兵进来抓走她,连喊人进来都不行。

  谁让这个女人是国王?

  “这个东西,难道是夹在这里的?”撇下皮鞭,我们对什么都新鲜的女王陛下又拿起两样小夹子,充满兴味地观赏了一会,随即蹲□子,拂开她的财政大臣已然裂开的上衣,将两个小玩意夹在了他的两粒小红果上。

  “嗯……”先前的鞭子已惹得蓝斯有那么一点点感觉,两个夹子一上,他觉得全身的血一下子沸腾起来,咬紧牙关,却还是溢出一丝呻吟。

  “对于我的身材,陛下可还满意?”蓝斯抬头朝安娜轻笑,试图掩饰他身体的异样变化,微笑道:“您若对这些感兴趣,待陛下大婚之日,蓝斯将它们全部作为礼物送给陛下,怎么玩都可以。不过今晚还是算了吧。”

  “为什么算了?”

  “噢,陛下的手法太生疏了,想让您的财政大臣死于您不熟练的房中调/教吗?”蓝斯悠悠道,虽然两个小夹子还没有被撤走,可是男人的语调已恢复了往日的懒散优雅。

  女王却鼓起了两腮,明亮的双眼带着不满的怒意直视他:“你不相信我能用好吗?”十指如葱管,她的纤指在夹得稳稳的小夹子上弹了两弹。

  男人的呼吸骤然变粗。

  “蓝斯,轻视女王,可是大罪。”伴随着悦耳着带着一点调皮的声调,蓝斯面前的这一双手沿着他的胸膛向下,划过他腹部的“田”字型,隔着布料,精准地抓住了微微隆起的要害。

  糟,玩过了。

  蓝斯的脑海中迅速划过这个念头。

  看来他搞错了,女王陛下不是什么白白软软的小兔子,他也不是成足在胸的大灰狼。

  “陛下,这不好玩。”蓝斯“嚯”地从地上站起,随着他的动作,锁链发出“哗啦啦”的金属撞击声,拖着长链,胸膛敞露的男人往一个小柜边走去,那里有他需要的钥匙。

  “你在找这个?”

  钥匙的脆响发出,安娜带着笑意的声音传来,随之而来的还有一双骤然侵入的玉手,带着一点凉意,迅速而精准地钻入裤裆,往蘑菇上套住某样东西。

  “我猜这个绳子是这样用的,没错吧?谁说我不会玩的,我的动作明明很快,是不是?”慢悠悠的语调,女人的手指上套着钥匙晃来晃去,脸上带着调皮的笑意。

  蓝斯伸手,猛地将面前的女人拽住,一把将她按在了墙壁上。

  手腕很细,一捏就会碎一样,腰也很细,好像一手就能握住,轻轻一按就能折断。

  她真是娇小又纤细。

  非常,非常,非常的适合调/教啊,用一切工具玩/弄她的身体,令她在缓慢累积而又得不到满足的快/感中呻/吟、尖叫、哭喊。

  “你是第一个敢这样对待我的女人。”低哑的嗓音在唇间含混吐出这一句,下一秒男人雪白的牙齿就咬住了安娜的肩膀。

  今天她穿的长裙是一字领,他轻易就能扒开那圆润有光泽的肩膀,不用借助任何工具,仅仅是牙齿的啃噬撕咬,蓝斯就自信能让面前的女人达到□。

  她居然想要对他施虐?哈,可笑,他从来就是主导的一方。短暂地容忍了她的为所欲为,虽然有种说不出来的愉悦,可是这并不代表他会就此顺从,无论是先前的皮鞭手铐,还是现在夹在他身上身下的几个小玩意,都令蓝斯的心里涌出强烈的暴戾,烦躁不安的感觉和受虐的快感叠加起来,一股脑冲上脑门,掀起更猛烈的情/欲。

  齿间血腥的铁锈味令他更加兴奋,他紧紧压住面前的女人,想要更进一步去吸允那鲜血的味道。

  “蓝斯!”

  一声厉喝,宛如混沌之中的一道惊雷,劈得蓝斯整个人霎时清醒过来。

  情/欲如退潮般迅速消退,血液和身体的热度一寸寸降下来,男人的大脑冷静下来,看着身前女人的面容,一股凉意从脊椎窜了上来。

  “请陛下治罪。”蓝斯后退两步,单膝跪地,深深地低下了头。

  安娜的嘴唇已被他蹂躏得红肿不堪,长裙被强行拉下,从肩膀到胸脯都印满红痕,并不是那种经过吮吸而形成的普通吻痕,牙印分明,斑斑血迹,简直像是野兽啃咬后的印记。

  “抬起头来,让我看看。”

  女王的声音不见丝毫慌乱和怒气,她往前走了一步,蹲□来,手指抚过公爵大人的下巴,轻轻将他的头抬了起来。

  她用手指抹去男人嘴边的血迹,然后命令道:“张开嘴。”

  纵使她再能伪装,吸血鬼的身体状态是改变不了的,他们的任何一滴血液对人类都是致命的毒液,要么死,要么被转换,蓝斯动情在她的意料之中,可是他那野兽发疯一样的状态还是吓了她一跳,会被他咬出血来,那更是不在预料之内。

  人类的牙齿居然能咬破她的皮肤,果然她现在的身体更加接近脆弱的人类了吗?

  仔仔细细检查完,确认蓝斯并没有将她的血液吃进去,安娜才缓缓松了手,微微抬头,直视他的双眼,静静道:“蓝斯公爵,你是第一个敢这样对待我的男人。”

  “请陛下治罪。”蓝斯还是那句话。

  “我以为……碰触女王身体的男人,必须是王夫才对。”安娜将被扯下去的长裙拉上肩膀,慢条斯理地如此说道。

  蓝斯的身体在那一瞬间紧绷,他的眼睛一瞬间亮得可怕,像狼一样,随时会扑过去攻击面前的女人,咬断她的脖子。

  “陛下是故意的?”冷冷的腔调,冷冷的表情,蓝斯觉得自己终于猜到了一切:“故意让我建议王夫人选,故意要我办舞会,故意在舞会上失踪,故意进我的卧室,故意将我铐起来?”

  “就连我的失控,也是陛下预料之中的事情吧。”

  金发青年将头颅低下,深深地鞠了一躬,恭敬又谦卑地说道:“我真是小看您了,陛下。”

  明明是尊敬的语气,却满含嘲讽,安娜沉默片刻,忽然用双手捧起男人的头,安静地凝视他的眼:“那你的回答是什么?你愿意吗,蓝斯?”

  “我从很早、很早以前,就想嫁给你了。”

  女人的睫毛轻轻垂下,在眼底投下一小片阴影,她唇上的红肿未褪,肩上暗红的牙印犹在,君临天下的女王,在这一刻,为了他,彻底变为一个纤细柔弱的少女,害羞地向心上人诉说一腔情意。

  巨大的反差,天底下大概没有男人能够抵御安娜所抛出的这般诱惑,无论是女王陛下珍贵的爱情,还是她所代表的巨大财富、权力和无上地位。

  蓝斯或许在那么一瞬间,也有过动心。

  可是他还是拒绝了。金发青年笑着站起身来,啧啧两声,连连摇头:“陛下,要我为一棵大树,放弃一大片森林,您太难为我了,还是不要了吧。”他朝安娜眨眨眼,胸膛上曾经被夹的小红果还挺立着,眉眼间一派慵懒风流,笑嘻嘻道:“陛下,像我这样的家伙,一天换一个女人都不嫌多的,您嫁了我,一定恨不得杀了我。唉,与其徒生杀孽,还是让我老老实实为陛下赚钱更好。”

  轻松的话语短暂地打破了房间中的压抑气氛,可是令蓝斯感到无奈的是,对面的安娜并没有接招,她不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他,面容宁静而安详,一如每一次大臣在议事厅为政事争吵不休的时候,她所展现的表情,只等所有人吵完,她再出来一锤定音。

  蓝斯曾经对女王这般温和而坚定的作风感到钦佩和欣赏,但此时此刻,他只觉得压抑非常。

  仿佛押赴刑场的死刑犯,在断头台上忐忑等待执行官下令的那一刻。

  忽然间,女王轻轻地笑起来。

  扬了扬手中的皮鞭,安娜将它扔掉,表情一派轻松惬意,语气中都带着调侃:“好哇蓝斯,我都不嫌弃你的特殊癖好了,你竟然嫌弃我会善妒吃醋?”

  蓝斯怔了怔,随即笑道:“陛下误会了,我是真心诚意地觉得本人的形象太差啊,品行不端,劣迹斑斑,隔王夫的标准差太多,所以……”

  “不用说了,我明白。”安娜摆了摆手,示意不想再听,她转过身去,缓步往卧室之外走去,在她转身的一刹那,蓝斯在女王的脸上看到了深深的疲惫和失望。

  “其实我早该清楚,比起王夫的光荣地位,你更愿意做我的财政大臣,只有做国王的部下,才能发挥出你的能力,实现你的理想。做我的丈夫,这只会成为束缚你的永恒枷锁。”

  “是我一时想不开而已,以后不会了。”

  女王轻轻地笑道,话语中带着一点自嘲的味道,意图使气氛轻松起来,可是望着她纤弱的背影,蓝斯只觉得无限沉重。

  说到底,安娜也不过是个年轻的女孩子,从小娇养长大,父兄的意外早死才令她不得不接过权力的最高杖柄,为此她背负了多少被不该由她背负的东西呢?

  但是……他不也是这样过来的,莱因家族的伯爵之位,哪里是那么好得的?

  蓝斯的头再次低下,恭敬地开口,语调又恢复了那般的优雅腔调:“陛下,接受了属于您的荣耀和地位,就要承担相应的责任,虽然抱歉,但事实如此。”

  “我明白,蓝斯公爵,”女王淡淡道,“不过我起码有选择不嫁人的权利。”

  “费斯克家族的旁系还是很多的,做个一辈子的童贞女王,将来把王位传给能干的旁系子孙,也是不错的办法,相信大臣们不会有太多的反对意见,”女王微笑着回头,明亮的眼神透露着无比的坚定,“蓝斯,帮我一起搞定那些老顽固,如何?”

  蓝斯瞬间愕然:“这……陛下……”

  “叩,叩,叩”。三声敲门声响起,门外传来蓝斯的侍卫长恭敬的声音:“打扰了,女王陛下,公爵大人。大人,有位您的远方表妹,自称珍妮丝诺特,带着她母亲的信件和两个仆人一起来投奔您。”

  “珍妮丝诺特?”蓝斯的眉毛高高挑起,思索片刻,隐约记起一位曾经对他很好的姨妈,嫁给诺特家族的二儿子后,生了一个女儿,好像就是叫这个名字。

  “现在她在哪里?”

  “就在西园的客厅等着,其他地方还在办着舞会,实在不方便让这位小姐进去。”侍卫长隔着门板回答。

  蓝斯思索片刻,颌首道:“嗯,你做得不错,现在带我去看看她。”

  “我能也去看看吗,”在一旁默不作声的女王突然发话,语调轻松,“蓝斯公爵的远房表妹,想必将来又会是上流社交界的一朵娇人玫瑰啊。”

  “陛下愿意去看,这是她的荣幸。”蓝斯微笑着答允,两人之间已然恢复了君臣之间最正常的相处状态,但是……在安娜即将拉开房门、步出卧室的刹那,蓝斯的视线在某处顿了顿,然后忽然拉住安娜的手臂,匆忙地说:“等一下!”

  “外面风大,让女王的贴身侍从将她的斗篷送来。”蓝斯沉声对侍卫长如此说道。

  一字领的长裙典雅高贵,但是行动之间,那白皙肩膀上的红痕牙印也会隐约闪现,女王要是就这样走出去……蓝斯不愿再往下想。

  `p`*wxc`p``p`*wxc`p`

  作者有话要说:不嫁人,那就是谁都有机会娶啊!大家想看女王与其他年轻臣子啊、大公啊、别国王子啊等等谈笑风生,蓝斯在阴暗角落里咬牙切齿地挥舞小皮鞭嘛~

  感谢落羽黄昏的地雷!你的愿望我收到了,可是音音我最近埋头于论文写作之中,五个小时才挤出两千字,实在木有力气双更啊嘤嘤嘤~但是这章如此之肥,就将就一下当双更看吧哇咔咔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快穿]女配是只吸血鬼同类小说推荐 |新书推荐|素衣音尘其他小说作品
目录下载收藏推荐下一章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其版权隶属于原著作者或机构。

若本站收录的小说无意侵犯了贵司/作者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

Copyright © 2019 新新书屋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方式:xinxin6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