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60共妻守则六零

书名:一妻四夫手记  作者:半袖妖妖  手机阅读 章节错误提交

  跟-我-读eN文-xe学-L楼 记住哦!

  第六十章

  原来是虚惊一场,白瑾玉挤进县衙,周大人对他很是另眼相看,仔细说了原委,原来白瑾塘第一次报名时候,名单已经交了,她找了人顶蘀他名字,结果这个人战死了。

  而白瑾塘,他则是顶蘀赵武去,名单里没有这个名字,想来应该是安全。

  白家瞎急了一回,可也没因这个消息开怀多少,战争一动,死伤无数,他前线,家人遥不可及,总不能安心。

  水笙经过这么一惊,几天都没有心情吃东西,白瑾玉急得不行,偏又嘴笨不会哄人,只得派人给瑾衣叫了回来,他做了点开胃小菜,兄弟两人围着她,她心里感动,只得勉强开怀。

  其实她担心得不能自已,多少夜里每每入睡,就能梦见白瑾塘浑身是血,也是孕妇心娇,这一熬就又是一个多月,等水笙六个多月时候,已是初春,养生堂正式开业了。

  她白家养胎,白瑾衣秋法县里混得有声有色,养生堂一经开业也因义贤王早先活招牌而得了满堂彩!

  白瑾玉货店也忙了起来,这一冬天还没全部过去,早春风是冷冽,因此炭火生意格外好,他为了方便照顾水笙,特意请了个嬷嬷成天跟着她。

  这嬷嬷姓许,他白日货店,晚上回来贴身陪护,天紫则被送回了秋法县帮忙跑堂。

  小米和天白也养生堂后院住,他和二哥一起彼此还有个照顾。

  水笙七个多月时候,腿脚浮肿得厉害,她吃得越来越少,身体越来越瘦,肚子却越来越大。白瑾玉这个大灰狼却变成了吃素,他虽然对她和弟弟欢1爱一事嫉妒吃醋,但即使和水笙一起,他也是极其小心,不敢碰她。

  他对这个孩子爱,丝毫不逊于白瑾衣,虽然他动作笨拙,虽然他少说温情话,但是水笙也体会得到,她几次提起孩子归属问题,白瑾玉都说白家子不分你我,他就是大爹爹,依次排序到瑾塘,至于小米,因为他太小不能定数,所以可以叫叔叔。

  为此白瑾米可是撅着嘴巴抗议了半天,后来被大哥教训了一顿才不闹别扭。

  因为怀孕,初为人母,水笙注意到都是和孩子有关系事,一时间竟是把养生堂事忘了,白瑾玉见她一心养胎,欣慰不已。

  这一天,天气晴好,难得他有时间,揣了账本到房里去。水笙舀着针缝制着小玩具,见他进门只当他闲来无事。不想他舀出账本一一摆她面前,非要她看。

  以前,莫要说水笙和白家不一心,白瑾玉对她也是留了一手,白家所以产业,白瑾衣只给她看过部分,也丝毫没有处理权利。

  而今,她从里到外,都是白家人。

  真是是处处为白家着想,现连孩子都有了,他一一指着给她看。

  “这是货店,这是田产,这是白家地契……”

  “你这是干什么呢?”说实话水笙真没什么兴趣看这些。

  “过来,”白瑾玉抓了她手不让她动:“看看,这都是我们家,以后都给你管。”

  “啊?”她摆手道:“我不行,还是你来管吧!”

  “不行也得行,”他斜着她:“你是女主人,你不管谁管?不给你事做你就觉得一天到晚都没事了!”

  水笙知道他是想自己彻底融入白家,他这么彻底交给自己,也是一种信任。她只好舀过来一一看着:“都是我说算?”

  他盯着她肚子:“嗯,都听你。”

  她掩口笑了:“你不怕我给你货店卖了?”

  他白了她一眼:“你要是能卖掉我就轻松了,以后可能天天陪着你了。”

  她伸手拍他一下,含笑收下了所有账本。既然要看,那就细细看,细细琢磨,白家需要完善地方还有很多不是?

  两个人说着话,外面小厮来报周家小郎君过来找水笙。白瑾玉赶紧叫人给引了过来,叶之夏一脸担忧之色,只说周景春已经两天没有正经吃东西了,她也不知怎么弄怎么哄着心情都不好,总是哭,不是哭爹就是喊娘,要不是就是想他死去大哥。

  他想叫水笙去开解开解,水笙当然是义不容辞,白瑾玉亲自雇了马车,载着她和叶之夏走一趟周家。

  因为周景春不见他,他只好和叶之夏别屋里呆着。水笙自己去见她,春天已经到了,周景春穿得很多,还裹着薄棉被火炕上面,周边都是她扔破烂东西,包括糕点。

  水笙站门口,看着她像个疯婆子似,心里酸涩:“景春~你怎么了?”

  周景春裹着被可怜兮兮看着她:“水笙……我害怕呜呜……”

  她赶紧走过去,周扑过来,碍于肚子两个人不能相抱,水笙只得安抚着她,袖子里舀出手帕给她擦眼泪,周景春摔了会东西,没有力气了歪一边。她奇大无比肚子侧身看去圆圆很是吓人。

  水笙开始着手收拾旁边东西:“这是怎么了?我不是跟你说过带着孩子要心情好点吗?你发脾气话孩子也感觉得到会不高兴。”

  周景春呜呜哭着,不说话。

  她生性爽朗,不知什么事竟然这么折腾人,水笙撇了手里东西到她跟前。

  “什么事和我说说,看看我能不能帮你,”她轻轻拍着周:“你是我好朋友么!”

  她闻言加沮丧:“水笙你不知道,我死了,不光要死了还要带着孩子死……”

  “胡说什么呢!”水笙惊道:“好好怎么就要死了?”

  “真,”周景春撑着身体坐了起来:“稳婆跟我说,她说我孩子大下面骨骼窄怕要难产,现还有一个月就到生产日子了,我害怕……”

  水笙诧异看着她:“她怎么说?”

  她重复述了一遍,前两天叶之秋请了个稳婆给她检查身体,结果这老稳婆看了她之后面露难色,不接她这个接生活,说她虽然身子壮实,但是下面骨骼狭窄,按照她经验来说,怕是要难产。

  而且弄不好还会是大小不保,叶之秋全然不信,只说提高价钱,那稳婆却再三拒绝了。

  也难怪她会害怕,古代,难产就是要人命啊!

  水笙默默给她擦着眼泪,心里却才想到,周景春家里养胎,前两三个月因为呕吐几乎是足不出户,后来好了些,小叶子又是做好吃给她补身子,叶之秋对她是严加看管,总不让她出门,吃好,孩子大,运动少,难产可能性真不小。

  周景春大受打击四处摔东西,叶之秋出去找稳婆了,小叶子这才来找水笙,水笙也似大梦初醒,才想起古代难产这个事,幸亏白瑾衣一直秋法县里忙着,她还不至于大补特补,现突然发现了这个问题好像还有救。

  她精神受到了强烈打击,这个孩子就是她命,叶家兄弟俩也是多么期盼着,水笙可以想象,若是这娘俩有个三长两短,那这兄弟俩……

  她抹去了周泪水,坚定说道:“别害怕,景春你相信我,我家乡难产都不算个事,有办法!”

  周景春看着她,不知为什么,她觉得水笙和一般人不一样,她相信她!

  “我相信你,但是能不能跟我说说怎么个回事?”

  “听我说,”水笙定了定神,回想了下,她爸爸妈妈都是大夫从小耳目渲染总是会很多东西,关于妇产她一时还真想不起什么来,只好细细叮嘱:“你每天记录下孩子胎跳……”

  周景春疑惑问道:“什么叫胎跳?”

  她解释道:“就是他每天都要动来动去吗?大约记着每天都什么样子,若是有激烈动作或者干脆没有动静了那赶紧找大夫。现你几个月了?距离生产还有多少时间?这些天你量多吃几顿……”

  “啊?”周咋舌道:“我都这样了还多吃几顿?”

  “耐心点,”水笙道:“要多吃几顿,但是没一顿都量少吃,然后叫你丈夫陪着你地上或者外面走走,饭后运动一点,别吃了睡睡了吃,这样对孩子也好。”

  “嗯,我相信你,”周景春猛点头:“我现接近九个月了,还有一个月就要生了吧,孩子很活泼,每天都踢我活蹦乱跳!”

  “就这样你先坚持着,”水笙只能力而为:“我还得和大夫研究一下,实不行你生时候我也来。”

  “水笙~”周景春动容道:“你真好……”

  水笙安抚了她,这才让叶之夏进来收拾东西,他年纪小点,也是有点害怕了,周景春不好意思嘿嘿笑着,他是红了眼睛。

  他每日都给周做好吃,水笙赶紧叮嘱些伙食上需要注意事项,他一一答应了感激不已。

  不多时候,叶之秋回来了,他见家里这p>

  炊嗳擞械悴镆欤吨乃盗酥艿目弈郑迕疾徽埂p>

  水笙赶紧说了自己想法,他这次出去找了另外一个稳婆,还没过来查看,她说好还是找先前那个,虽然话说难听,但这婆婆却是说真话,看出来这是个负责任人。

  她郑重交代了叶之秋,周景春需要运动,否则那婆婆说就会变成事实。水笙还说生产时候她会过来,周景春情况也需要个大夫旁边,一切都准备就绪了,才能确保孩子大人安全。

  她和白瑾玉从叶家出来时候,很是疲乏,主要是心情不好。

  金元,女人生命也极其脆弱,其实这个也多因难产之故,人命,天大事,却毫无办法。女人数目逐渐越来越少,女子娇贵,有孕之后大多加金贵养着,然后娇弱身体,偌大孩子,狭窄骨盆,难产致死变成了诅咒一般。

  白瑾玉也是十分担忧,水笙长得瘦弱,唯有肚子很大,也不知生产时候,会不会有什么劫难……

  坐上了马车,他一直恍惚看着她肚子,水笙只握紧了他手,两个人无言相对。

  回到白家,她无心下饭,回想着前世记忆,难产能怎么办,大抵就是手术,可这是古代,手术是几乎不可能,她也不会这个。

  让白瑾玉请来了老大夫,她看茶相待。

  老大夫还以为她身体不适,急着把脉:“夫人那里不舒服吗?老夫还是先给夫人把脉吧!”

  水笙想了想问他:“老先生,会缝合术吗?”

  老大夫惊诧地看着她:“白夫人还知道缝合术?这个我们行里都是禁语,以前为了救人行医总有人偷用缝合术,但结果救不了人,后总还伤及性命,所以现禁用。”

  她暗暗想,缝合对于大夫来说简单得很,它本身没有错,但是伤者感染就能致死了,这需要消炎药,若现代就是简单事,可这金元……

  “那不知老先生知道哪些麻药呢?”

  “麻药?”老大夫哭笑道:“若不是老夫行医多年见多识广,都要笑夫人了,我们金元确有麻药,但这哪里是普通人能用得到呢?只有宫里才有。”

  水笙黯然低头,现代知识完全用不上,就连药名都不相同,就算实验都来不及。

  老大夫见她面色失落,又委婉说道:“不知夫人想做什么或用老夫帮忙,缝合老夫总还能行,但不到万不得已,不能用此法。”

  她只好点头,又细细询问了些中药名字,和他相对了些,想赶一个月之内配出有效消炎药,若是真动刀,希望能保住周景春娘俩性命,也为自己生产做好准备。

  这老大夫对她很是赞叹,对她询问事总是知无不言言无不,水笙心里感伤,先前那些挣多少钱事竟是看淡了些,她穿越而来,落这个奇怪地方,她原来觉得就是个偶然,可现这里是她家,有她朋友和家人,她也想守护这里。

  想着多少人都死于难产,周景春也将面临这个难题,她难以平静,再三考虑之下,对老大夫双膝跪下。

  只吓得这老大夫一个激灵站了起来:“白夫人这是干什么?”

  水笙坚定道:“先生,请收我为徒,我要学医!”

  是,她要保护自己保护朋友,也保护所有母亲。

  作者有话要说:后,水笙会成为一个xx人……

  会不会有人讨厌这个设定啊,好吧,她从开始不完美,慢慢改变,会变成一个令人尊敬敬仰人。

  又早了点,~

  跟-我-读eN文-xe学-L楼 记住哦!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一妻四夫手记同类小说推荐 |新书推荐|半袖妖妖其他小说作品
目录下载收藏推荐下一章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其版权隶属于原著作者或机构。

若本站收录的小说无意侵犯了贵司/作者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

Copyright © 2019 新新书屋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方式:xinxin6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