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70共妻守则七零

书名:一妻四夫手记  作者:半袖妖妖  手机阅读 章节错误提交

  第七十章

  灰蒙蒙天空中不断掉落着泪,雨滴一大滴一大滴地落他肩头。水笙无助抱紧双膝,那模样深深地触动了他,白瑾玉走到跟前,手中伞早掉落了地上,他一把将她抱怀里,第一次觉得二十年多年里,有那么多美好渴望需要呵护。

  “你可让我舀你怎么办才好?”

  “瑾玉……”

  她呼吸着熟悉味道,环住了他腰,是彻底投入到他怀抱中去。他拥着她,后背顿时被屋檐下雨水打湿。

  水笙是他身上抹着眼泪,先还是哽咽着,后来越哭声音越大,白瑾玉推开房门,将怀中人直接抱到床上,反身关好门,这才无奈地看着她。

  她发髻乱糟糟,泪眼朦胧,规规矩矩坐床边像个犯错孩子一样看着他。

  他叹息着,床前站定。

  他脸上还滴着水,湿漉漉发丝紧紧贴他额头两边,雨水冲他衣衫下摆浅浅落地上,明明是这么狼狈,明明温柔地看着她,可她就是感觉到了他强大无奈气场。

  她鼻子一酸,开始自我辩白:“你别这样看着我,我就是想赌一下!”

  白瑾玉站立不语。

  她泪意浓:“瑾塘去当兵时候我就去求了那义贤王,可是答应了我量保全他性命,作为交换,我已经入了官染,任其调配。以前也没多想,觉得自己根本没有用人家不会意,现柳臻明显就是让我去省里,我不能不去。”

  他手已成拳:“为什么不早说?瑾塘走时候为什么不说?他做决定自己应该能承担,你……你这是……你这是……”

  他说不出来,若是他有能力,何尝不想让弟弟安全回来,他若有能力,何尝不想……

  水笙跳下床,猛冲他扑了过去:“布店是我,是瑾衣给我,你知道我关掉时候有多难过吗?蜡染是秘方已经传了出去,可我愿意大家随便染也不想让官府介入,现官染领去,我所有心血都交了出去,这不公平,一点也不公平……”

  他被她撞得一趔趄,忙伸手拥住她:“这个世界根本没有公平可言,你只知柳臻是想你去省里,可想过他为什么这么做?那义贤王是如何高高上人物,他又是他跟前大将,如何就回到这小小县里来寻你?这分明是有隐情有别其中啊!”

  她抱紧他腰身:“我知道!我都知道,可现也只能按着这条路走下去,一切等瑾塘回来再说好不好?”

  白瑾玉闭上眼睛,双唇开了又闭,反复几次才按住她腰:“那我呢?你想没想过我?养生堂怎么办?它好歹还离我近些,即使你愿意留这里不愿回到白家,我也够得到摸得着,想来就来,想看就看,可你若去了省里,白家怎么办?以后我们一家人都怎么办?”

  水笙不知道,她只有抱紧了他。

  他却是哑了声音:“除了瑾衣,你现对我有一点点喜欢了吗?除了孩子,你现是真心留白家吗?除了那救命之恩,你心里有我了吗?”

  她抬眸,他眼里竟有着湿意。

  “有,”她直直看着他眼睛,咬唇道:“都是你害,都是因为你,原来我想离开白家,可是你一次又一次……你这混蛋不知怎么就到了心里去……那次和瑾衣圆房,我也是当成了你……”

  她话未说完,白瑾玉双唇已然落下,他动情不已,卷住她香舌就不愿放开。

  直到二人都气喘吁吁,他这才松开她,水笙是软了身子,用力抱着他攀附着身体才差点没摔下。他知她尚病中,赶紧给人放倒床上,仔细盖了被子,才起身擦拭脸上雨水。

  她衣柜里有瑾衣衣衫,他自己寻了来赶紧脱去了湿擦了身上又换了干爽,水笙默然听着他衣服窸窣声音,只觉得云开雾散。

  白瑾玉一身清爽,却也打了个打喷嚏,他忽然想起水笙病,大步过来问她吃了汤药没有,她只老实说吃了。

  他反复叮嘱她要保重身体,念及心事,也只得妥协一步。

  “若要去省里,也不是不能,”白瑾玉叹息道:“你得答应我,永远不能离开白家,做白家妻子总不能再稀里糊涂,我要你学着做一个完完全全白家人。”

  她愕然点头。

  他瞥着她:“以后去了省里要是忘了我……”

  她赶紧捂p>

  怂淖欤骸坝植皇巧胨辣穑墒裁醋芩嫡庋幕埃课蚁热タ纯矗共灰欢n吐湓谀悄兀 p>

  他抓下她手:“你就说你会不会将我忘得一干二净?”

  水笙咬唇:“你不会去看我吗?”

  白瑾玉淡淡瞥着她:“我不去。”

  她顿时沉默,想了想才小声道:“那我回来看你。”

  伴随着默许,是两个人叹息……

  二人房里又商讨了下养生堂问题,这刚刚起步药膳不能断,介于白瑾衣还省里,也只能想办法延续着,等到了省里,若是真能开分店,那再议。

  到了晚上,水笙又起了热,白瑾玉让婆婆带着孩子,自己跟小米一起照顾她,她喝了汤药,可许是药力没到时间,她身上热得很,她迷迷糊糊睡着,一会儿哭一会笑,偶尔还喊着瑾衣名字。

  他只得脱了她衣服,打水给她擦拭,小米旁边帮忙拧水,她烧了起来,无力躺被底,白瑾玉掀开被子一些,露出她上半身。

  小米顿时脸红了,他低着头不敢再看,却因此错过了大哥手,白瑾玉一指戳他脑门上,还吓了他一跳。

  “点拧水!”

  盆里放着三条手巾,小米心无旁贷,赶紧干正事。可他目光总水笙边缘打着怵,只小心翼翼地避开目光。

  白瑾玉当然是不以为意,他甚至是鄙视地看着他头顶。

  “躲什么?她迟早是你妻子,伺候着也是应该。”

  “我没说不应该,”他红着脸小声争辩:“可水笙知道了要生气,干什么非拉我下水啊,她不想叫我看!”

  他是鄙视:“她不想叫你看你就不敢看了?等你长大那还不得真被她送出家门?”

  小米顿时恼然成怒:“她说了不赶我走!”

  他用这话你也信目光看了弟弟一眼,二人开始互不理睬。

  白瑾玉轻轻擦拭着水笙两臂,可能是药里有助眠药物,她睡得很熟。擦了前面又擦后背,期间她也稀里糊涂睁开眼看他,见是他也任他折腾去擦身穿衣,只管闭眼睡去,这让他心中甚安,少了些许苦涩。

  晚上,柳少谦依旧来对账,因是白日里大雨,客人稀少,账目也十分简单。水笙还病着,白瑾玉留房中,他故意叫柳到了屋里对账,二人很就是将账目过了一遍,还说起了水笙想去省里事。

  柳少谦没顺着他任何一句话说下去,他不傻,白瑾玉对他是已有所防范,想必也多少知道了些,养生堂也不能继续做下去了。

  他将账目对好 ,简单记好药膳中需要注意名目,这才一起交给白瑾玉。

  后者淡淡瞥着他,他却透过他目光,侧身看向了床里水笙。

  她呼吸浅浅,睡得很香甜,看起来病已经没有大碍了。

  柳少谦坦然看着她,头也不回:“我对不起白兄,有负他嘱托,实不能养生堂继续下去了。等水笙病好了,不会耽搁下去。”

  白瑾玉挑眉,手中账本犹如千金,他看着柳少谦,发现他目光还水笙身上。

  “柳兄弟既然是瑾衣至交好友,也就是我白某人兄弟,只窥探水笙一事,实不能容。养生堂是她心血,瑾衣也省里,还希望你别让她们为难。”

  柳少谦这才转身面对他:“想我柳少谦,带着兄弟一十三载,多少苦都吃了,以前和瑾衣一起求学日子如眼前,我顾忌兄弟情深,也不想伤害任何人,所以也请白老板放心,我说都是真,一定会离开这里。”

  白瑾玉还未搭话,水笙却忽然从床上坐了起来,她咳嗽一声,哑然道:“不行!”

  柳少谦愣住,白瑾玉却是皱起了眉。

  她看着二人,掩住口舌狠命咳了几声,这才平缓了胸口这口气。

  “瑾衣不,你不能走。”水笙目光诚恳:“少谦你不用自责,既然没做过任何逾越事,为何要离开?等我见了瑾衣要怎么与他解释?白家布店,你心力,到了养生堂,也是倾注了心血。小六子我跟前就和小弟弟一样,你也是,我一直舀你当成亲人,你感觉不到吗?”

  白瑾玉眉峰深,却是默不开口。

  柳少谦两眼微红,心里是愧疚:“水笙

  ……我……”

  她坚定地看着他:“我金元毫无亲人,除了白家,你也算亲近之人了,不若我拜少谦为兄,从此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怎么样?”

  他愕然,觉相对于水笙胸怀自己是自愧不如。

  白瑾玉这时说道:“如此也好,少谦不必推脱了,水笙多一个亲人,我也为她高兴。”

  柳少谦张口想说不,却是说不出来。

  她苍白脸映眼底,像是惹人怜爱小兰花,他喉中一口酸涩上不来也下不去,噎得难受。可即使这样,他还是点了点头……

  兄妹。

  从此。

  作者有话要说:作者感冒了,作者没话说。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一妻四夫手记同类小说推荐 |新书推荐|半袖妖妖其他小说作品
目录下载收藏推荐下一章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其版权隶属于原著作者或机构。

若本站收录的小说无意侵犯了贵司/作者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

Copyright © 2019 新新书屋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方式:xinxin6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