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084 婚了昏了

书名:病王毒妃  作者:明熙尔尔  手机阅读 章节错误提交

  随着盖头越挑越高,萧如玥却将脸越埋越低,尽量做出一副……一般情况下,普通小嫁娘,这时候会有的所谓的娇羞的模样。

  她,可真心不想把已经一脚踩在棺材里的武王大人吓得撑不过新婚夜,至少,也得给她撑过三天!

  殊不知……

  此时房中烛火摇曳,光芒涟漪般圈圈绽开,映在满屋喜庆上折射出的红光恰好将她小脸那未褪尽的三分青涩敛去,不过就是这般轻轻低眉垂眸,就多了七分娇艳妩媚,简直艳色绝世!

  有一刹那,皇甫煜忘了呼吸。

  第一次见,他就知道,她会是朵娇艳无比的花儿,只是还未绽放,他也一直期待着她绽放,生怕错过任何一个环节的紧紧盯着,却不想……这花儿还是绽放得那么让他防不及防,好似只眨个眼的功夫,就漏了一大段的感觉!他目不转睛的看着她,嘴角不知不觉噙起的笑也愈来愈浓,墨眸中那一抹晶亮折射出的温情溺宠,似乎,只是这么看着她,他便如拥有了全世界般的满足……

  轻轻的,他不禁唤了她:“玥玥……”

  正为那些“早生贵子”无耻装纯扮羞涩的某人一听,霍地抬头转首,不敢置信的看向坐在旁边的人,那个……传说中病得快死的武王大人!

  她那么猛的抬起头来瞪着他,也把因她的美迷了眼恍惚了神的皇甫煜一下惊醒过来,第一反应,想逃,却……

  啪~

  小手猛的压住皇甫煜垂在床上的喜服袍角,吓了他一跳的同时,也让此时真的虚弱的他不能顺利起身逃开!

  被她那么盯着,皇甫煜没法不心虚,双眼左飘飘右摆摆摆就是不敢对上她的眸,上半身尤其脑袋,被起身缓缓弓腰倾压过来的她逼得不断后仰,后仰,再后仰……

  唔~,好晕,脑子像老驴拉磨一样,抽也转不快,完全不知道现在怎么办!

  皇甫煜快撑不住的摔进床褥里时,那小人儿终于停住了下倾的动作,软声绵绵的冒了一句:“武王爷,您跟妾身认识的一个人,好像哦……”

  “咳……”

  皇甫煜华丽丽被呛了,飘忽的目光不由停上那张近在咫尺的精致小脸,竟见仔细贴近看着他的她,柳眉轻拧,一副不敢肯定的模样!

  咦?

  难道……他现在状况糟得真的变了那么多?以至于……她都认不出来了?还是说……其实他本来在她大脑里就是面目模糊一族?

  不行!他宁肯她现在是报复他骗她而骗他,也不要当那什么鬼面目模糊一族里的一员!

  张嘴,还没出声,眉头拧得更紧的她又开口了:“不过,仔细看,也不是那么像啦……”边说着边直起身退开:“啊~,不过王爷放心,妾身跟他也就几面之缘,朋友都算不上,甚至从没把他当男人看……”

  轻软细语声声如箭,一下一下扎上心头,硬生生把后仰撑在那里的皇甫煜扎摔进床褥里去。

  她……从没把他当男人看?!

  突兀的咚一声响拉回皇甫煜被推进谷底的神,撑起身,惊愕的瞪着床前那个,已经把凤冠丢了,正背对着他脱衣服的小人儿:“你你你……干什么?”

  “很明显是在脱衣服啊。”她扭头看了他一眼后,笑靥如花的应,便回头继续脱,脱脱脱。老天,九重嫁衣呢,又笨又重。

  苍白如纸的俊脸,再度翻涌上浅浅的血色,皇甫煜瞪大眼睛看着那个当他不存在似得的忙碌小身影,几度欲言又止。

  好一会儿,叹气,作罢的瘫倒回床褥里去。

  大概……她是嫌嫁衣笨重不好动作,脱了,是为了更方便揍他……

  玥玥……这样你就能消气吗?

  啊~啊~,话说,师兄们有没有在外面?

  唉,算了,由着她吧,真的好累……

  “喂喂……”

  萧如玥总算脱到能轻松活动了,回头,却见那混蛋半身倒在床褥里,一副昏睡过去的模样,顿时黑线。

  敢给她装死……

  走过去,双手环胸,斜瞥着他消瘦而苍白如纸的脸,用力踹了他挂在床外的长腿两脚,竟然,真的一点反应都没有。

  抿唇,等了一会儿,柳眉轻拧,弯身去拉他的手,纤指落他手腕脉门处,一会儿,换另一只手探。

  此时房外,一群竖着耳朵的人半晌没听到动静,低声。

  “怎么没声了?”

  “不知道,该不会真出事了吧?”

  “要不要去看看?”

  “不好吧,万一那两孩子正办事……”

  “办个屁,那死孩子现在真有那力气,爷爷我就不用在这里发霉了!”

  “嘘~”

  一声落,房里便起了脚步声,不一会儿门霍地一下打开,褪了笨重嫁衣外袍,但还是一身喜红的小武王妃拎起裙摆就往外冲。

  众人略微一怔,二话不说立马分成两拨,也就眨眼的功夫,一拨就掠进了新房,而一拨则扑到了院门,把貌似要跑的小武王妃拦下。

  前面拦了人,正常情况下,一般人都会急刹步子停下,但是……萧如玥没有!

  正对着她的是唐镜明,一怔大惊,本能侧身先闪,以免她结实撞上身来,日后那个醋缸师弟为此也跟他没完没了,却哪想……

  擦身的瞬间那小丫头忽的转头看向他,让他不由就注意起她嘴角那突兀而诡异的笑时,手忽的被拉住搭上她那细小的肩头,没反应过来,沁人心神的幽幽兰花香中一阵天旋地转,砰,他被结结实实的摔在地上,震岔的气还没缓过来,胃部猛的又是一沉,顿时榨干他肺里仅存不多的氧气之余,胃痛翻搅得好似要把才吃进去没多久的晚饭酒水全吐出来!

  而,如此还不算,脖子也同时被一抹冰冷给威胁着!

  萧如玥手执乌黑短刀蹲在唐镜明身上,刀尖近在他稍微一动就能戳穿他喉咙地方,眉眸弯弯笑靥如花,轻声软语如山间婉转流淌的泉水般动人:“唐~大~师~,许久不见啊~”

  旁边的两个年轻男子瞠目结舌的同时整齐后退一大步,啪啪啪鼓掌:“厉害,厉害……”

  “客气客气!”萧如玥转眸摆手,笑得娇涩,刀子却并半寸没离唐大师的喉咙。

  唐镜明暗骂那两混蛋师弟没人性的同时,蓦地挤出满脸的谄媚:“亲爱的王爷小师弟妹啊,真是好久不见了呢,你越发温柔贤淑美艳动人了呢,呵呵,不过,一看就那么温柔贤淑的你真不太适合玩……”小心翼翼的抬手挪向刀子,捏住刀锋,轻轻往一边推开:“这~么~危~险~的玩具。”

  他XX的死孩子,竟然让这丫头随身带这么危险的东西!

  “唐大师不太喜欢自己的手指吗?”

  萧如玥惊愕瞪大眼的一句,让推刀子的手蓦地就停住了,满脸谄媚一收,哭丧似的嚎了起来:“王爷小师弟妹明鉴啊,我我我我……我也是受害者啊,我完全是被逼迫的,我我我……我坦白,我全坦白……”

  “哦?”柳眉轻挑,刀子又对准回他喉咙去。

  “额……”不会真要他坦白吧?可是,从哪里开始坦白好呢?

  唐大师正苦逼着,旁边那两只却事不关己的闲闲看戏看得好嗨皮,也不知脑补歪歪了些什么,看看新房那边,又看看萧如玥,而后就兴致勃勃的斜眼来斜眼去的打起了眼神密码。

  这时,刚才奔新房那一拨也闻声出来了三个,一眼看到这架势,愣了一下,而后便一个比一个跑得快的冲过来,竟围着唐镜明和萧如玥转起圈来。

  “诶呀呀,柿子得挑软的捏,挑得可真准啊,小师弟妹,干的不错!”

  “嗯,不愧是小幺瞧上的人。”

  有些话,不过随口就应了,可,听者总是比说者有心……

  萧如玥向来有心,闻声便倏地抬头看向说这话的紫袍男子,同时,其他人包括唐镜明都狠狠的横了过去:你只猪,哪壶不开提哪壶!

  紫袍男子先是一愣,而后猛然想到了什么,若无其事翻眼望着天退出转圈大队:“天色不早,我该去趟茅房了。”说着就真的走了。

  众人:“……”

  新房面向这边的一扇窗子被推开,探出张凤眸狭长的俊脸来,低沉的嗓音透着一股典雅的气息:“你们悠着点,别把人给吓……”

  看清情形,话也卡了,很快勾着嘴角慢条斯理扭头对房里:“大师兄。”

  不一会儿,又一张冷峻的脸探了出来,只看了一眼便缩了回去,而后那凤眸狭长的轻扬着声道:“大师兄说外面冷,玩够了就赶紧回来。”

  “是~”

  众人稀稀拉拉懒洋洋的拖着声应,却也三三两两的转身往新房走去,竟真不理唐镜明和萧如玥了。

  “喂喂喂,你们太没人性了吧……”唐镜明嚎。

  好有趣的师兄弟……

  嘴角微勾,萧如玥收回刀子站起身,本确实是打算就此挪开的,可余光中那厮的喜形于色却让她突然间不爽,已经抽起的后脚猛的又重重落回胃部去,狠狠跺了一下。

  “咳唔……”因为失了防备,那一跺顿时痛得唐镜明抱着肚子蜷起。XX的,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物以类聚,那死孩子挑的人都跟他一副鬼德性!

  “找人把我的人找来。”甩下吩咐,萧如玥头也不回的往新房走去。

  偌大的新房喜红依旧,皇甫煜已经被褪了鞋袜安放在床,身上的被褥都掖得好好的,年纪相差并不大的众师兄弟们或坐或依墙而立,活像在自己家,以最舒服自己的姿势分散在屋里,萧如玥一进门,就很自然的纷纷转眸望过来。

  换成别人,多多少少也会有些扭捏不知所措,可萧如玥却没有,完全没有,若无其事走到摆了酒菜的桌边坐下,拿起筷子就夹菜往嘴里送:“不自我介绍一下?噗~,呸呸呸,竟然半熟!”

  再度瞠目结舌的众人一愣,噗哧哧的轻笑声接二连三漏了出来,刚才还一本正经瞧着萧如玥的目光,坦荡荡的饶有兴趣起来。

  “老五。”素黄长袍男子笑着先开了口。

  “老六。”墨青长袍男子接道。

  “老七。”素青长袍男子笑着多加一句:“刚刚上茅房那个是老八。”

  那凤眸狭长的:“天养,三。”

  靠窗抱着长剑坐的也淡淡蹦俩字:“冷寒。”

  药痴也举手高喊凑热闹:“我,老二!”

  “噗——”萧如玥一嘴糕点狂喷而出,见众人均是一脸莫名其妙,她讪讪摆手,抹嘴:“没……没什么。”

  满屋,怀疑而好奇的眼神。

  冷寒看着萧如玥,淡淡问:“小煜情况如何?”

  不是你能不能救?也不是还有没有救……这大师兄倒挺会说话!不过……萧如玥只是看了他一眼,没答,继续吃她的东西。

  众人惊愕,面面相视,最后看向当中跟她最熟的药痴:什么情况?

  问他,他问谁去啊?他又不是那死孩子!药痴圆脸皱起来,张嘴的破骂在冷寒看过来时硬生生的咽了回去,鼻孔用力喷喷气,屁颠屁颠的跑向萧如玥,自来熟的拉了旁边的椅子坐下,笑得见眉不见眼:“小妹啊不,小师弟妹额咳,姑奶奶,你到底想干嘛,直说吧。”

  萧如玥冲他笑了一个,扭头冲外面喊了句:“外面那个谁,进来。”

  迟疑了好一会儿,由始至终只探头探脑的白易终于走了进来,欠身行礼:“武王妃有何吩咐?”

  “他们有没有打什么奇怪的赌?”

  萧如玥突兀的一句,不但把白易惊愣住了,就是屋里其他人,也纷纷瞪大了眼,顿时觉得自己最舒服的姿势不是那么舒服的挪了挪,齐齐看向白易。

  很久以前她就觉得某人的师兄弟相处模式很奇特,刚才又瞧见他们对唐镜明那么幸灾乐祸,再回想,就觉得天然黑的某人平时应该不太容易吃亏,就猜他们应该不会错过这个大好的机会,所以瞎猜了一下,竟然……猜对了!

  白易被瞪得浑身发麻,纠结着到底怎么说才能不得罪这一窝怪咖也能骗过小武王妃,可……

  萧如玥笑眯眯的看着他问:“赌金多少来着?”

  “咳……”白易后悔死刚才没自己去帮小武王妃把她的人找来。为什么要派人去呢?为什么呢为什么?

  “算了,不管多少,记得给帮我收一下。”萧如玥笑眯眯转眸扫向其他人:“诸位师兄,过期加息哦。”

  “咳咳……”好几个人左顾右盼,跟着就起身纷纷往外走。

  “奇怪,四师兄呢?”

  “对啊,怎么这么久还没回来?爬也爬回来了吧,去看看。”

  “小八难道掉茅坑里了?我去看看。”

  “唉,一个个不让人省心。”

  新房,一下就只剩下床上的皇甫煜,靠窗抱剑的冷寒,垂眸忍笑的天养,和没有借口逃的白易,以及,若无其事的萧如玥。

  这时,晓雨晓露也被人领来了,但并不见丑姑,而两人只是到院门口而已,屋里的冷寒和天养就一闪不见了人影。

  一个个都是见不得人的……

  萧如玥撇撇嘴,看着头皮发麻的白易:“记得给我收赌金啊。”

  “啊?”白易惊愕出声,而后瞥向床那边,支吾着应了声。

  晓雨晓露站在新房外,迟疑着没进去。

  “晓雨晓露,你们让这位给领路,去拿几个我们带过来的奶椰和那些东西过来。”萧如玥摆手让白易出去的同时扬声吩咐。

  三人应诺离去,不一会儿带回来几个奶椰,和一个上了锁的小箱子。

  白易被支走,晓雨晓露被留在了新房里,除了通风孔,门窗全部关上。

  那群暂避风头的师兄弟又围了回来,探头探脑,叽叽咕咕的讨论着她们在里面干嘛。

  冷寒抿唇,掠至门前,抬手门还没推开,就听到屋里萧如玥扬声:“哪怕是看到一眼,我就停止救人。”

  手停在门上一会儿,最终还是收了回去,转身,抱剑闭目,在门前的石阶上坐下。

  其他人没有靠过来,挤在别处围着药痴开研究会。

  新房里。

  晓雨晓露乍见皇甫煜时吓了一跳,但见萧如玥神色淡定还指挥她们做事,也不知道说什么好,而且……

  颗颗长足九月的黄皮椰子被挂在床头,其中一颗扎了根中空的粗针,针的另一头连着根长长的不知道什么动物肠子制成的细空管,管子中途打了个松结,另一头也连着根中空不算太细的针,针扎在皇甫煜手臂的血管里……

  【备注:生长9个月的椰子,曾取汁试用于临床,紧急时作为静脉输液的代用品(有待查证)。】

  晓雨晓露跟着萧如玥已经一年多,却也是第一次见这种治疗,震撼到了,满肚子疑问,却不敢问。

  “想说什么?”躺在一旁软榻里的萧如玥懒懒的问。

  晓雨不语,本想也提醒晓露别说话,却来不及了。晓露直接就问:“六小姐,您不生气吗?”

  “呵呵……”

  萧如玥只是轻笑了两声,并没有多说什么,可晓雨晓露却是没来由的脊背就是一寒,脑子几乎立即就浮现了那小人儿嘴角微翘却阴气森森的模样。

  啊啊,她们怎么忘记了,这小主子不能以常规心态来衡量,她,向来遇事越大越冷静,越静就意味着越……

  两人纷纷转眸瞥向床上昏睡中的皇甫煜,暗暗为他默哀。

  门外那群人没偷看,却个个竖着耳朵偷听,但此时,都懵了。

  这……是啥意思来着?

  *分啊分啊*

  晋安侯府,同样是新房,却又是另一番景象气氛!

  额,或者说,这边的是正常的……

  萧如雪坐在喜床上,双手自然交叠搁在腿上,看起来自然而优雅,可实际上,她紧张得心都快跳出来了,浑身绷直一动不敢动。

  之前被教导过,新郎来之前不能说话,所以,她现在紧张得非常想找个人说话,却又不敢,因为房里除了王翠锦外,还有喜婆和侯府的丫鬟在。

  除了换嫁衣前那一出,从通城到京都这一路,都顺利的什么状况都没有发生……

  什么都没再发生,反而让人更不安!

  他……世子爷……到底怎么想的?难道……已经放弃了吗?不,不对,如果放弃了,就收回那道懿旨了!

  可,没放弃的话,为什么……后来就什么都没再做了呢?因为那五千精甲骑兵?

  啊啊,对了,娶六妹的可是当今武王啊,拥有八十多万私兵的武王,世子爷再怎么,也不至于公然跟武王抢新娘的……

  想起萧如玥,萧如雪心头顿时一片温暖,不安的心,竟奇异的渐渐平静下来了。

  都说她是萧家天女,所有人都因为爹而高高捧着她,莫说祖母,就是继母心中并不喜欢她,却也得看着爹的脸色处处以她的事为首要考虑,她想要什么就有什么,甚至根本想都不用想一切就为她准备好了,地位看起来比嫡子还高,理应是那么的幸福,可,谁又知道,在那个家里,她其实一直都是孤单的一个人,奶娘不在的那三年,她甚至说句真心话的人都没有,分不清身边的人到底谁好谁坏接近自己到底有没有特别的目的,就干脆所有人都提防着,然后……六妹忽然回来了!

  她简直不敢相信竟然真有人长得跟她那么像,而且,那般的恬静别致,就像一朵玉兰花儿,有一股无法言喻的气质……

  她不知道该怎么待这么一个忽然冒出来的孪生妹妹才对,也因为知道身边的人都各怀鬼胎,所以没办法跟谁商量该怎么办,便那么习惯性的就先疑了她,然后大家私底下都说,那个妹妹比她更像去世的娘,对娘念念不忘的爹也肯定会更喜欢那个妹妹,以至于她……不知不觉就做了好多糊涂事!【别的我都可以让你,但武王府,你绝对不能去!】

  【与其担心我,你还是多花些心思自己的事情吧!】

  【你的幸福,我没有权力不让你去追,所以,你想去晋安侯府的话,就安心的去吧,有些事总得试着去抓抓看才知道结果会怎样,说不定你真有那个运气呢?】

  六妹……现在在武王府怎么样了呢?

  越来越近的喧闹声拉回了乱窜的思绪,不一会儿,房门咿呀一声被推开,进来了人,但那阵喧闹却并没有跟进来,而屋里的人,纷纷恭敬的唤着“世子爷吉祥”。

  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萧如雪,顿时浑身一绷……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病王毒妃同类小说推荐 |新书推荐|明熙尔尔其他小说作品
目录下载收藏推荐下一章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其版权隶属于原著作者或机构。

若本站收录的小说无意侵犯了贵司/作者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

Copyright © 2019 新新书屋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方式:xinxin6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