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四百二十章

书名:左道旁门  作者:velver  手机阅读 章节错误提交

  哈特在接到了自己家少爷的电话以后,就立刻开始行动了起来,其实在知道新司出了事情以后自己这边就一直的在筹划着这个事情,事态比较的紧急,而且这个事情还是必须要保密,所以其中还是有着一定的艰难,不过好在还是挺了过来,只不过其中的不易只有自己和少爷才清楚,他们为此究竟付出了什么。

  其实哈特这次所谓的行动只不过是去拜访了两个人而已,一位是沈浪的外公马正刚,另一位就是苏同苏爷爷了,但是哈特也知道自己拜访他们两个人的事情不能让其他的任何一个人知道,不然的话所有的布局和心血就将前功尽弃,所以自己是带着万分的小心去见了这两位,生怕别人看见和知道。

  马正刚看着坐在自己身前的哈特,自己对于这个人很是熟悉,但是见面的机会却不是那么的多,哈特也没有多长的犹豫,直接的就开口跟马正刚说道:“你好,马老先生,请允许我这样的称呼你。我没有太多的时间,所以也请允许我放肆,直接的就开门见山,希望你不会介意。少爷让我先来找你,把他的安排跟你详细的说一下,不过这个事情他不想让你和苏老先生之外的任何人知道。”

  马正刚明白的点了一下头,伸手对哈特示意了一下,表示了对他这个话的赞同。

  就听见哈特继续的说道:“少爷晚上的时候给了打了一个电话,昨天白天的时候苏妙妙苏小姐去了家里面,随后于清香于小姐也跟着来了,处于某些考虑少爷觉得不能继续的等待了,再等待下去的话恐怕事情就会出现其他的变化。新司八十亿美金的亏空,少爷拿钱出来无条件的添堵这个窟窿。另外少爷可以再拿一百亿美金出来,但这个需要一个条件,少爷希望能得到你一个肯定的态度。”

  对于自己这个外孙突然开出来的这儿条件,马正刚也是有些意外,在他的理解当中沈浪只有两条路的选择,一个是回来接受新司,另外一个就是不回来不接受这个烫手的山芋,这个恐怕也不仅仅是自己这么的想,其他关注这个事情的人也应该是这么想得,可是没有想到这个家伙竟然玩了这么一出,自己对此还真的就没有太多的准备。

  我人是不回来了,摆明了就是不接受新司的位置,但是这口气他还是要出的,这一百八十亿美金就是代价,想到这个钱的时候马正刚也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个可是一百八十亿美金呀!实打实的钱就放在自己的面前,买的就是自己和老苏的一态度。八十亿买的是自己不出任新司的位置,而一百亿买的是二司、二司背后以及当初的时候捣乱的那些人,这个买卖做得还是真的够大。

  想到这里的时候马正刚微微的笑了一下,“一百八十亿美金说出来不好听,显得太小家子气了,二百亿好了,这个事情我就答应了。”

  倒是哈特听了这个以后微微的苦笑了一下,“马老先生,这个已经是我们可以拿出来的极限了,家里面不能一点本钱都不留,而且维持这么大的家业需要用钱的地方也很多,我们不能把所有的资金全部的都抽调,那样我们会垮掉的。如果马老先生你实在坚持的话,那个一百八十亿美金我们马上支付,但是这二十亿美金两年之内付清,不知道这个条件马老先生你是不是满意,如果你不满意的话,我就真的没有其他的办法了。”

  一听这个话,马正刚的脸就有点开始黑了,自己被这个外国鬼子给算计了,这个外国佬真不愧是那个小子的管家,这种鬼门道学的那叫一个jing呀!先用这一百八十亿美金砸了自己一下子,然后又给自己抛出来二十亿的诱饵,让自己咬也得咬不咬也得咬,亏大发了,早知道的话自己就狮子大张口了。小浪这个混小子准备的绝对不止二百亿,可能还会更多,但是这一番话下来自己却没有办法再去讨要了。

  哈特离开了这里以后就直接的找上了苏同,而苏同也是等着哈特的到来,刚才的老马已经跟自己通了电话,从内心说自己也没有想到沈浪竟然会做出来这样的决断,二百亿美金,这么庞大的一笔数额,他也真能下得去这个狠心。就为了不让他自己陷入这个泥坑里面吗?恐怕还有着更多的考虑吧!

  如果他回来接手新司的话,那么势必会对新司进行一系列的整顿,那样的话他势必就要跟原来二司以及他们背后的人交火,要知道原先的时候站在沈浪背后的那些人可是一直的都在等待着这个机会,这样的交火会引起来很大的震动,对于沈浪自己的冲击也会是巨大的,毕竟他是最直面面对的人。

  沈浪的内心虽然已经没有了接手新司的意思和意图,但是对于当初的时候在背后推了他一把的人可是始终的都挂念在心头,不管是二司背后的那些人还是他背后的那些人都是一样的。所以当出现现在这样的机会,他可以孤注一掷的把钱拿出来,把整个矛盾的焦点放在自己这一边,yin了自己一把的同时,也算是小小的报复自己一下。

  从长远的角度来看自己不应该接手这两百亿美金,但是无奈沈浪抓的这个时机太好了,自己根本就没有办法拒绝。想一想苏同也是感觉有些听无奈的,沈浪不好听一点的说就是一个公子哥、衙内,纨绔,他竟然可以将自己的军,而自己只能是被动的接受,这个听起来是不是有点笑话的意思。

  可是沈浪这个公子哥和纨绔不属于任何一方面的政治势力,也没有在官场上面为自己谋取任何一点的利益,这样的人别说自己没有看见过,连听都没有听说过,这个也是没有办法拿他怎么样的原因所在。还有一个更主要的原因就是,谁敢去动他,又从哪一个方面击破他,这是一个非常为难的问题。

  动他父母、哥哥和姐姐的话,这个摆明了就是跟马家过不去,而沈浪这个活宝还不能算是马家的人,至少在政治方向上面沈浪从来的都不跟马家合拍,而且马家也从来的都没有跟沈浪做过什么所谓的政治交易,除此之外跟沈浪比较亲近的人在政治上面上的也就只有刘庄和于清香两个人了,如果可以的话还要算上一个孙玉铎,但是这里面没有一个是好惹的,甚至比惹上沈浪还要麻烦。

  要知道以往这些手段要是放在别人身上的话,那个都是无往不利的,可是对于沈浪来说这些好像根本就不是什么问题,而且他的那个别墅还是在那么幽静的地方,里面全部的都是一群外国佬,想都不要想了,所以想要对付沈浪还真的就不是一件非常容易的事情。

  跟哈特的谈话并没有继续太长的时间,他已经把账号和密码交给了自己,看着摆在自己面前的东西苏同也是有些无奈的笑了笑,自己真的是没有办法拒绝呀!而且自己还需要给他背这个黑锅,不行,绝对不能就这么的算了。更何况自己搭上了自己的孙女,这一笔帐还没有跟沈浪算清楚呢!

  因为沈浪给哈特打了一个电话,所以这边的手微微的停顿了一下,但是已经感觉身子有些发热的于清香用手捂住了沈浪的手,轻轻的在自己的胸前揉捏着,而且加紧了自己的双腿,细细的磨着,那个脸也是渴求着的看着沈浪,直到沈浪的手机放下来以后,于清香这个时候已经撅着自己的小嘴,一副求吻的模样。

  等沈浪的头低下来以后,于清香的两只胳膊直接的就抱住了沈浪的脖子,使劲的一用力直接的就把自己的身子提了起来,同时腰跨一扭,变成了直面沈浪的姿势,两条大腿也是盘在了沈浪的腰间位置,抱着沈浪的那个头也是一个劲的啃。从沈浪来说对于于清香还真的就没有多少的抵抗力,特别是在现在的这个时候。

  加上在这个客厅里面,而且那个房间里面还有着一个女孩子,虽然知道她不可能出来,但是心里面的那种刺激还是感染者沈浪。这个前戏有些长,差不多快有二十分钟的时间了,不过就在于清香的伸手顺着沈浪的衣服往下面探去的时候,沈浪却是用手直接的抓住了于清香的手腕。

  在这儿稍微的亲热一下还可以,但是你想要在这个客厅里面放肆,这个多少已经涉及沈浪的底线了,当然了自己也明白于清香为什么要这样的做,肯定是给里面的苏妙妙一个颜sè,苏妙妙当初来的时候就已经跟自己说的很是明白了,只要自己帮忙的话,无论付出来什么样子的条件她都会答应的。

  自己还没有傻到连这个都认识不清楚的地步,而且她恐怕也对于清香看出来一定的条件,虽然没有对于清香说,但大家都是聪明人,就算是不说也都是明白的,这个也是于清香为什么要过来的原因所在,对于这个突然出现的机会,这个最高兴的恐怕就是她了,如果将来的时候苏妙妙可以成为沈浪的妻子,那么自己就可以占据一个位置,就算是不能成为沈浪的妻子,自己也没有太大的损失。

  至于现在跟沈浪在客厅的沙发上面亲热,也是在用另外的一种方式jing告苏妙妙,现在沈浪还是我一个人的,你要是能把沈浪拿下来那个是你的本事,但问题是苏妙妙能不能接受这个方式,这个可不仅仅是勇气的事情。你想把沈浪给拿下来这个是一回事情,但你有没有这个机会就是另外一回事情了,除非真的就是豁出去了。

  沈浪这个时候也是无奈的看着于清香,他多少明白于清香是什么意思,自己一直想站起来,但是于清香就是死死的压着,虽然对于自己来说这只是小问题,但是自己也不想这么快的就拒绝于清香,而现在已经是差不多了。沈浪微微的挺了一下自己的腰,可是于清香的那个手已经从身上的小腹位置抽了出来,死死的抓着沙发,一点都不肯松手的架势。

  沈浪动了一下的时候发现遇到阻力的时候,也是狠狠的在于清香肥腻的臀部抓了一把,这一抓虽然让于清香的身体感觉有些软了,但却还是死死的抓着沙发,那个牙也是紧紧的咬着,她已经吃准了沈浪,虽然先前的时候狠狠的打了自己的屁股,但那个可现在完全就是两回事情,不一样的。

  沈浪这个时候才不想跟于清香低头呢?犹豫了一下子,两只手也是顺着衬衫的下摆直接的就伸了进去,反正现在于清香的两只手是抓着沙发,根本就没有办法阻挡自己,虽然于清香极力的在扭动着自己的身体,但是奈何没有任何的掩护,所以自己胸前两个大坨坨的肥腻直接的就被沈浪给抓在了手中。

  还别说这两个大坨坨现在是越来越大了,沈浪的手几乎都捏不过来,看着对自己咬牙切齿的于清香,沈浪还有些挑衅的说道:“投降还是不投降?你应该知道我对待俘虏的态度,想不想试一试?”

  于清香把自己的脑袋看在了沈浪的耳边,压低着自己的声音说道:“我虽然不敢肯定,但是据我的判断,现在苏妙妙那个小妮子应该是在听你和我的房角,下午的时候我已经做过测试了,窗的密封程度虽然很好,但是这个门的密封程度就差了那么一些,你也知道我一向都比较的激烈,特别是现在只不过隔了一道门而已,难道你已经对那个小妮子有了什么想法,我倒是不反对。”

  沈浪看着于清香,也是无奈的笑了下来,不过这个笑容倒是纯真了很多,这个眼神当中也满是疼爱,“你呀你,我从来的还都没有被人这么的逼迫过,为什么就不能答应我的要求,你知道我是怎么想的。”于清香也是眯缝着自己的眼睛,“喜欢你和爱你跟结婚是两码的事情,再说了我其实也挺看好妙妙的,她的身份比我更加的合适,但是这个心里面却是忍不住的要吃醋,这个可能也就是因为我是女人的关系吧!”

  说完了这个以后,于清香也是把沈浪的耳垂含在了自己的嘴里面,好好的吸吮了一顿,又不断在在沈浪的耳朵边吹着香气,弄得沈浪也是有点yu火焚身,“好吧!我也不强迫你非要在这里跟我欢好,但是你要答应今天晚上一切都要随我,我已经好长的时间都没有跟你在一起了,我真的要忍不住了。”

  沈浪也是在于清香的耳边轻轻的吹了一口气,吹得于清香身体不由的就是一阵的颤抖,整个身子也是软了下来,这个时候沈浪已经能感觉到哪里的火热了,看着于清香已经松开的双手,沈浪直接的一挺身,直接的就站了起来,抱着于清香一步一步的往屋子里面走去,来到自己屋子里面以后把于清香放到自己的床上,窗帘虽然已经拉好了,但是那个门可还是没有关好,自己可不想让于清香的计谋得逞。

  苏妙妙房间的门虽然已经关上了,屋子里面也是昏暗一片,但是苏妙妙却是一直的靠着门口的墙站立在哪儿,耳朵竖的是尖尖的,仔细的听着外面的声音,刚开始的时候还听到了沈浪打电话和让自己明天离开的声音,那个时候自己的这个心里面怎么说呢?微微的感觉有些酸楚。后来听到让自己留下来的时候,那个心就好像被突然的松解开了一样,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个样子。

  不过看着客厅已经熄灭的灯光,还有关门的响声,只是一声关门的声音并没有第二声关门的声音,自己就知道他们两个人现在肯定是在一起了,而且肯定还是在做着羞人的事情,一想到这里的时候,苏妙妙气愤的同时又感觉有些异样。沈浪这个混蛋,明明知道自己也住在这里,还这么一个样子,真的是太过分了。

  想到这里的时候,苏妙妙也是狠狠的咬了一下自己的牙,就在自己准备上床休息的时候,看着模糊的墙面,苏妙妙好像想到了什么一样,犹豫了半天的时间苏妙妙还是咬着自己的嘴唇,几乎是一步一挪的来到了墙边,把自己的耳朵靠在墙上,想努力的听着一些什么,可是听了半天却是什么也没有听到,对此苏妙妙稍微的感觉有些失望。

  倒在床上的于清香看着过来的沈浪,她这个时候已经把自己身上的累赘全部的都脱光了,反正屋里面的温度也很高,自己的额头已经冒了一层细汗,看着靠近窗边的沈浪,也没有用沈浪上手,直接的就把沈浪的给扒光了,那个手也是放在沈浪的胸上,两个人这个时候都是准备好了。

  在沈浪进入自己的一霎,于清香就好像高吟的天鹅一样,那个身子不由的就弓了起来,好半天的时间都没有放下来。本来已经躺在床上的苏妙妙耳朵微微的就是一愣,她确定自己肯定是没有听错。但是支着自己的身体有听了一阵,却没有其他任何的声音传来,这个稍微让自己感觉有些郁闷。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左道旁门同类小说推荐 |新书推荐|velver其他小说作品
目录下载收藏推荐下一章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其版权隶属于原著作者或机构。

若本站收录的小说无意侵犯了贵司/作者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

Copyright © 2019 新新书屋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方式:xinxin6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