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228章 你救救他吧

书名:邪骨噬灵  作者:小鬼七  手机阅读 章节错误提交

  -

  后来那个烫伤的地方在胸口结成了疤,不算大,如花苞一样红的异常刺眼。

  每次看到它我都会提醒自己,我有使命,我该放下。

  -

  我整理好仪容后回到正殿,玄鹤点事的风格和我有点不一样,我是那种愿意多唠叨几句的人,而玄鹤的说话方式快、准、狠、稳,他才不管你爱听不爱听,看到什么就说什么,他也不需要问你,当对方坐在他面前直接开说,我说话比较简单易懂,他说的比较深奥,让人回家自己琢磨。

  每位身后的老师有自己表法的方式,像胡家比较德高望重,黄家说话快,蛇蟒少言少语。

  玄鹤这位人间的师傅也有自己方式方法,无关对错,只是习惯。

  他如站在云端的神明,平日很少接触这些百姓,不太会与人沟通也是正常的。

  我站在一旁听了一会儿,欢喜给我搬来椅子让我坐下,有的人来还没等开口说话就开始哭,说看到我们感到很亲切,心里特别委屈。

  可我们素未谋面,一切法相皆由心起,每次看到这样的人,当她泪眼婆娑的抽泣时,我的心都如被狠狠的剜了一下,疼的让人窒息。

  众生都苦,众生都难,我们想尽自己的一份力帮助她们,可还是做不到面面俱到。

  今天有玄鹤在速度非常快,关宫之前就已经把排队的人都看完了,童子们收拾卫生,我笑着对玄鹤问道:“什么感觉?”

  他有些疑惑,反问,“什么什么感觉?”

  “在这坐镇是什么感觉?”

  玄鹤思忖了一阵道:“我一直认为真正能帮你脱离苦难的人,只有自己。没想到还有这么多人迷茫,也算给我上了一课。”

  “今天辛苦了,去秋庭居吧!我请你吃晚饭。”

  他笑的异常开心,令我有点恍惚出神,每个人发自内心笑的时候怎么都这么好看。

  “好。”他回。

  在回去的路上玄鹤问我,“你现在的打扮还真让我有点意外,怎么想着换风格了?”

  我低头看着新换上的黑色袍子,上面金线绣了一只火凤,隆重是隆重,但有一点像寿衣。

  “是不是像鬼?”

  他被我逗笑,摇头道:“你穿什么都好看,只是有点意外。”

  “白色不耐脏,芝麻大一点的污渍都能被人看得清清楚楚,而我现在不想被看穿。”

  “最近来闹的人还多吗?”

  我沉默着点了点头,每天都有,应接不暇。

  他如早就料到一般叹了口气,“我去看过他了。”

  我不由自主的停下脚步,尽量控制身体不去抖,装出一副正常的表情问道:“他怎么样了?”

  他幽深的眸子望着我,开口道:“在我这你不用伪装,担心就是担心,这样假笑干嘛?”

  我忍住泪意笑颤了肩膀,“我担心什么?我有什么好担心的。”

  “他不好。”

  我身子一僵,不好...

  “有多不好?”我问。

  “我摸过脉搏,已经停了。”

  我忍不住吞了口口水,心里慌得碰不到底,就如有一个细细的线拽着,割开了血肉一般疼。

  怎么会停脉了?

  我焦急的拉着玄鹤的袖子,语无伦次的说道:“你和我都懂这里面的事对不对?有很多时候我们也是会停脉的,我记得有一次我停了半个小时呢!

  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对吧?

  也可能是脉搏太微弱了,所以你才没有摸到的,对吧?”

  我尽量睁大眼睛探寻的看着他,等待着他喂我吃一颗定心丸,他抿了下嘴唇一副不忍心的表情点了点头。

  可这颗定心丸并没有让我的心稳下来,我立刻转身要走,“我去找他。”

  玄鹤一把拉住我的手腕,“你不能去。”

  我顿时控制不住情绪的朝他喊道:“为什么我不能去!琼姒能去,你能去,甚至连金鸾都可以去!为什么就我不行!

  你告诉告诉我,为什么我不行!!!”

  我喊完就后悔了,这事儿和人家有什么关系啊?

  我心里有火没地方发,我朝人家发什么火啊?!

  “玄鹤,对不起,我没控制好自己的情绪。”

  玄鹤摇了摇头,柔声说道:“缨禾,我理解你。

  可现在这种情况你只能二选一,你是想帮他守家还是意气用事不管不顾的去看他一面?

  如果感性控制理智,那你可以抛下一切的去看看他,随着你的心走。

  要是理智控制感性,在这种时期,如果...我说的如果,他有什么意外,别人一定会拿这件事情抓住你的尾巴不放,他要是死了,你就是凶手,即便你什么都没有做过。

  到时候他的家,谁来守?”

  我尽量将哭声调到最小,连抽泣的动作都变得微乎其微。

  “我知道了,走吧!吃晚饭去。”

  我要替他守家,嗯,这是我心底的决定。

  玄鹤说的对,我不能被人抓住小辫子,也不能给任何人机会来攻击我,但郁秋庭你争争气,你别让我一个人撑太久。

  我怕我撑不住...

  再过几个月郁承林找我要孩子,我去哪里给他弄个孙子出来?

  到时候的我该怎么办啊?!

  那晚我和玄鹤推杯换盏,只谈风月,喝上头时我拉着他跑去老槐树下将郁秋庭曾经吩咐埋在下面的酒全部挖了出来,他穿着白袍不怕脏的跟我坐在了泥土上。

  我捧着酒坛子眼睛都要睁不开了,打着酒嗝问玄鹤,“你是听白吧?”

  玄鹤身子一震,眼底瞬间清明的回道:“我不是。”

  “你是,不然你为什么烧了听白的画像?你要是听白,我是不是得跪下叫你一声老祖宗?”

  说完,我放下酒坛子起身要跪,玄鹤立刻托住我一脸无奈,“缨禾,你喝多了。”

  我醉眼朦胧的摆了摆手,“没多,老祖宗,你活了这么久有什么秘诀没有?你那么多瓶瓶罐罐灵丹妙药,能不能救救郁秋庭,我求求你了,跪下都行,你救救他吧!行不行?”

  也许是我当时哭的太凄惨的关系吧!

  玄鹤的眼眶跟着微微湿润,轻轻点了点头,道:“好,我帮你。”

  -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强烈推荐 |新书推荐|小鬼七其他小说作品
目录下载收藏推荐下一章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其版权隶属于原著作者或机构。

若本站收录的小说无意侵犯了贵司/作者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

Copyright © 2019 新新书屋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方式:xinxin6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