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第046章 候多时

书名:凰歌  作者:张芷言  手机阅读 章节错误提交

  “此事我会想办法的。不过在解开蛊毒之前。赵姑娘的安危。就全靠你了。”清尘听了罗晋的话。开口说着。

  “沐姑娘向來有自己的主意。既然沐姑娘这么说了。那我也不多言了。我会找时间将若飞带走。至于离开七王府以后。我会另外想办法跟你联系。”罗晋开口说着。

  清尘点点头。让夜殇将罗晋送走。自己则坐在屋子里。看着眼前的茶盏发呆。

  “姑娘。你让罗公子就这么带走找姑娘。等过几日七皇女醒了。找不到人。岂不是还会节外生枝。若是七殿下大肆搜查。恐怕罗公子他们……”握瑜颇为担心地说着。

  “你放心吧。聂心琳不醒还好。若是醒了。等着她的是女皇陛下的怒火。还有聂心瑶找到的一系列证据。让她根本无暇顾及其他。”清尘说道。“握瑜。你准备一下。稍后待天色更晚。我要去二皇女府。”

  “姑娘是怕像上次对付摄政王一样。让三皇女捷足先登。”握瑜问道。

  “今日三皇女在众人面前露出这么大的破绽。你以为按照玉无缘的性格。会放过她吗。她今晚只怕是不会來与我争什么了。我好奇的并不是二皇女手中那些关于圣地的秘密。而是今日整件事情。隐藏在背后的真相。”清尘笑着开口。

  握瑜似乎明白了点什么。但是却并沒有再多说。只是准备了两套夜行衣。打算晚上趁着夜色。跟清尘一起。夜探二皇女府邸。

  二皇女聂心怡。在女皇陛下的心中。并不算受宠。沒有人明白是为什么。要说因为她是庶出。可偏偏聂心柔也是庶出。若是因为她喜好男色。可女皇陛下年轻的时候也不遑多让。所以聂心怡不受宠的原因。至今在南疆还是个谜。

  也正因为聂心怡不受宠。所以她的府邸十分偏僻。不像六王府和七王府那样。处于整个都城的中心地带。靠近皇城。而是靠近比较僻静的街区。周围往來并不多。

  清尘因为去过一次二皇女府。所以这一次也算是轻车熟路。躲过门口的侍卫。悄悄潜进去。却不期然地看到二皇女府中某一处。正点着烛火。亮着光。

  就在清尘从房顶上一跃而下。落在地上暗影处的时候。那点着烛火的屋子。房门却忽然打开。聂心怡的身影就出现在门口。似乎不经意地扫向四周。嘴角勾起一抹笑意。然后转身朝着里面走去。连房门也沒有关。

  清尘看着这一幕。心中顿时了然。应该是聂心怡早已料到了会有人來。只不过。來的是聂心柔的人。还是聂心瑶的人。不得而知。但无论怎样。先开门。便是占据主动。

  思及此。清尘也不再犹豫。借着树色和月光的掩映。朝着聂心怡的寝居门口掠过去。只觉眼前一黑。似乎有一阵凉风拂过。人已经不见了踪影。唯有握瑜留在原地。打量着四周的动静。

  “终于來了。我已经等候多时了。”

  聂心怡感觉到有人进來。便起身。将房门关好。这才回过头。对着空气说着。

  她虽然有灵敏的感觉。但她不会武功。所以察觉不到清尘躲在那里。所以只能对着她并不能看见的空气说话。

  “二殿下在等我。”清尘现身。來到聂心怡的面前。说道。

  “不然呢。难道你以为。我还会等谁。聂心柔吗。”聂心怡说道。“还未多谢姑娘的提点之恩。若非姑娘。恐怕我现在就不只是禁足这么简单了。”

  “二殿下客气了。你我本就是合作关系。我又怎么会眼睁睁看着二皇女殿下有事呢。”清尘说着。便很自然地在聂心怡的对面坐了下來。

  “行了。你我之间。也沒必要卖关子。”聂心怡说道。“先是摄政王叔。然后是我。所有手中握有圣地秘密的人。一个个接着犯事。如果我沒猜错。聂心柔今日此举。是想我触怒母皇。受到重罚无法接近圣地。然后她会假装与我交好。套取我手中关于圣地的秘密。可惜啊可惜。我并未按照她的意思走下去。所以她急了。也露出了破绽。”

  “二殿下既然知道。是打算反击了。”清尘问道。

  “反击。且不说我沒有被禁足的时候。手中力量尚且不足以反击。更不用说如今被困在这小小的方寸之地了。”聂心怡说道。“但是。若要我就这么被她设计陷害。我却是不甘。”

  “二皇女可有什么妙招。”清尘问道。

  “她会拿那件事來威胁我。难道我就不会拿那件事來威胁她吗。”二皇女开口说道。“想必。姑娘定然很好奇。我今日为何沒有去七皇妹府中。对吗。”

  “不错。我可不认为一时的床笫之欢。就能让二殿下忤逆女皇陛下的命令。”清尘点头。“况且。白日里看到的那个男子。虽然有几分姿色。可也称不上绝色。甚至还比不上虞天奇。二殿下又怎么会为了他。而与女皇陛下翻脸呢。”

  “这才是你來的目的。”二皇女说着。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

  “这只是目的之一。若是二殿下愿意说。在下必定洗耳恭听。”清尘说着。神色安然。沒有一丝着急。

  聂心怡看着眼前的女子。一袭黑衣。并不出众的容颜。可在烛光下却自有一股让人难以忽视的气质。想起多少次针对聂心瑶的明枪暗箭。都是因为这个女子而一一化解。她的心中露出微微赞许。

  “这件事。是我们心中。最大的禁忌。”聂心怡低声开口。

  “我们。”清尘不解聂心怡口中的“我们”二字。微微诧异。

  “是的。我们。指的是我、聂心柔。还有母皇。”聂心怡说道。“这事儿过去很多年了。可仍旧是横在我们几个人中间的一根刺。我为什么不受宠。聂心柔为什么能得到母皇的信任。也和这件事有着密切的关系……可惜。母皇不知道。所有的一切都是聂心柔在背后策划……”

  聂心怡的声音十分平缓。似乎在讲一件与自己毫无关系的事情。却将多年前发生的事情。都说了出來。事情听起來匪夷所思。可却是真实存在过。

  烛火明灭。清尘和聂心怡两人就在这烛光下对坐。清尘的目光一直看着聂心怡。观察着聂心怡脸上稍纵即逝的情绪。心中微动。

  与此同时。三皇女府中的密室里。却传來聂心柔撕心裂肺的叫喊声。

  “殿下。您沒事吧。”宝莲看着眼前浑身是血的人。眼中露出担忧的神色。不由得开口问着。

  可就在宝莲话音落下的下一刻。一记鞭子便打在宝莲的身上。让她痛地只吸一口凉气。

  “不是说万无一失吗。不是说。聂心怡为了保命。一定会把东西都交给你吗。现在呢。我对你太失望了。”沙哑的声音透着一股诡异的味道。带着嗜血的寒意。

  “这一次是我考虑不周。我本以为用七皇女身中幻术的事情。将二皇女引出來。又让女皇撞见聂心怡和自己后宫男妃苟且的画面。怎么也不会轻饶了聂心怡。可沒想到……”聂心柔忍着疼痛。开口解释着。

  若是仔细看。便会发现此时的聂心柔。浑身上下沒有一寸完好的肌肤。不着寸缕的身子上被无数针扎着。鲜红的血液顺着针孔缓缓渗出。流遍全身。

  而在聂心柔的面前。一个穿着黑衣长袍的男子。整个人埋在宽大的黑袍里。看不清他的脸。那男子一只手掐着聂心柔的脖子。很是用力。似乎有种要将她掐死的冲动。

  “你何止是考虑不周。简直是愚蠢至极。这一次。不仅沒拿到聂心怡手中的东西。甚至连你自己也引起了女皇的怀疑。以后你还怎么做事。”男子再次开口。却是手一推。将聂心柔胸前的两根针又向里面推进了几分。

  “我的计划一再被破坏。都是因为聂心瑶身边那个姓沐的女人。若是除了她。何愁大事不成。我不懂。为什么要留着她。”聂心柔有些不甘心地问着。

  之前。她的手下问这些问題的时候。她还呵斥过别人。说国师自有用意。可是现在。她自己也不懂了。为什么非得留着沐清尘。难道这个女人身上。还有什么秘密吗。

  “你沒必要知道。总之你记住。她是你暂时不能动的人。你的计划屡次失败。是你自己稍逊一筹。怪不得别人。”男子再次开口。“你记住。我们的时间不多了。再有三个月。三个月之后。若是你无法得到开启圣地的完整方法。你就等着下地狱吧。”

  男子说完。大手一挥。便将聂心柔身上的银针尽数拔出。聂心柔也随之软软地倒在地上。浑身无力。无法动弹。

  而此时。那男子却解开了自己身上的衣服。一把抓起地上的聂心柔。找准那处柔嫩的地带。重重地撞了进去。毫不怜惜的动作让聂心柔身上的疼痛加剧。可她却偏偏不能露出丝毫不悦。只能配合着。假意发出欢愉的娇吟。

  良久之后。男子才停住了动作。重重地松了口气。将聂心柔像破布一样丢在地上。整理好自己的衣服。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开。末了。还留下一句:

  “你只有三个月。”

  聂心柔听着这恶魔般的声音。任由宝莲将自己扶起。浑身颤抖:“为什么。为什么偏偏是我。就因为我是纯阴之身。他就要这么对我。”

  “殿下。国师高深莫测。我们斗不过他的。还是听他的。三个月之内完成任务吧。”宝莲开口说着。“国师最近要殿下要的越來越频繁了。恐怕……”

  ...

(快捷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快捷键:→)
默认

默认 特大

宋体黑体 雅黑楷体

640 800 默认 1280 1440 1920
  • 背景

  • 字体

  • 宽度

夜间
凰歌同类小说推荐 |新书推荐|张芷言其他小说作品
目录下载收藏推荐下一章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其版权隶属于原著作者或机构。

若本站收录的小说无意侵犯了贵司/作者权益,请与我们联系,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

Copyright © 2019 新新书屋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方式:xinxin6com@gmail.com